——高中狗表示单休都去死去死去死!!!——
啊¾组真的好可爱啊(。
全职\盗笔\龙族\魔道\琅琊榜五栖,主笔全职,魔道摸鱼,所萌cp常年徘徊在南北极和赤道周围。
目前我药死忠粉,爱死微草一家人。
黑羽快斗←他是天使。
愿他被世界温柔以待。
中了一种名为两小boss组的毒。
关爱冷cp爱好者,从我做起。

喜欢他们,从来不是仅仅因为所谓的颜值。
有的时候,真的很羡慕他们。善的,能善得光明磊落;恶的,也能做到自在坦荡。
干干净净,眼神纯粹得像是一片不容玷污的光。
可是现实中的我们,终究是在灰色泥沼中沉沦挣扎的大多数吧。
卑劣又可悲的天性。自怜又自艾的心态。拿不起,放不下。
喜欢他们,就像是飞蛾追逐那一片永远触及不到的火光。

啊所以就
突然觉得
官方给安哥整这么一炫酷到爆的御剑技能
指不定是为了补偿安哥这么久没有马来着(bushi)
安哥:傻了吧老子会飞(bushi)

总而言之
卧槽槽槽槽他怎么这么帅啊!!!疯狂打call!!!官方您是我亲爸爸!!!
这个安,可以说是我心目中最完美的安了
以及吐槽一下老干部人设233
那个园艺是什么鬼啦还有说好的最爱鸡翅呢转眼就改面包啦23333
不过,这样真的是很暖了。

港真
恕我直言
你们疯狂分析一个职业骗术师的行为心理,本身不就是一件很傻的事情吗
指不定人家帕总只是随口忽悠信口开河呢
好了好了反正一切的锅都是雷总的咯
这个甩锅行为明显到我给九十九分不怕他骄傲
坐等官方打脸←但怎么说呢,如果真是官方ooc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呢,我们也很绝望啊

[划重点]不管怎样,你帕总还是好可爱啊想[哗——][危险发言]

所以真的好好奇平次同学的生日啊……感觉3/4组的共同点又可以加一条『三个人有明确的生日,一个没有』了←平次真的会难过的哟?好歹也是御用男配角了,青山大佬真的不考虑补全设定嘛?
不过又说回来了,按照性格与星座配对……感觉小哥哥星座就在白羊和狮子里选了?那么要么是三四月要么是七八月了emmmm……『个人还是更喜欢三四月设定,毕竟樱花盛开的时节与和式的少年感觉也是很配的哦?』
←闭嘴你只是觉得生贺全挤在五六七八月懒得写而已(。

【3/4组&平探】碟中谍

-碟中谍-


Notes.

*cp平探&3/4组友情向。

*喜闻乐见的妹妹神助攻。

*原创人物预警,私设满满预警。

*小少爷迟来的生贺。


*

“介绍一下,艾斯特·格雷,我表妹。”

正忙着享受青春的三位有为少年闻言皆是一怔,不约而同齐齐转过头打量这位跟在白马探身后的陌生女孩,过分直白而不加掩饰的目光让难得有点做哥哥觉悟的白马探都皱了眉。「太不礼貌了。」他无声地谴责,意识到失态的工藤新一率先移开目光,服部平次轻咳一声,脸颊微微发红。可这位本该最为羞怯的少女却表现得十分不以为意,大胆地迎接着三位少年探寻的目光,眼里难掩好奇。她金发蓝眼,生得一副典型的欧洲人...

探君生日快乐啊!少爷年年都是十七岁呢(。)其实按照1412的设定97年出生今年已经20岁了😂不过千万不要在DC/MK里扯时间轴这已经是心照不宣的约定了(。
生贺有在写,目前4000+这周末就能写完。
默默表白一下,小少爷和3/4组的大家都超——可爱的!永远十七岁的少年们真的是世界上最阳光最优秀的小哥哥了!

不知道该说什么……天天十七岁生快?
——来自一条大后天开学的咸鱼。

【方王】一切的无聊都是变相的『我想你』

*作者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第六赛季时间轴。伪·好兄弟·真·双箭头未挑明时期。
*mdzz。

——

“我快无聊死了。”方士谦如是说。

王杰希接到方士谦电话时是懵逼的。他昨晚上帮中草堂抢boss抢到凌晨三点,这会儿才睡了没几个小时,梦里正在拳打喻文州脚踢黄少天一扫把拍死一叶之秋走向人生巅峰时突然被方士谦独有的手机铃声吵醒,顶着一头乱发坐在绕梁不绝的爱的供养里足足懵了一分钟,这才如梦初醒地划开屏锁接电话。

也许方士谦遇到了什么重要的事儿呢。他乐观地想,比如说钱包掉了公交车坐反公交卡没钱了或者上厕所没带纸——

打住打住。电话那头的方士谦毫不留情地拍碎...

【魔道/晓薛】奈何桥上等三年

*现代paro。英年早逝梗,真HE.

*薛洋亲儿子薛辰,一夜[哔——]产物,小名糖糖。

*字数:4719

——

“请问,您看见这样一个少年了吗?”

“个子……比我矮一点儿,大概到这儿。”

“嗯,长得很好看。笑起来……会有两颗小虎牙。”

“应该……穿着黑衣吧。他就爱穿黑的。头发就是乱,他乐意这么乱。”

“罢罢罢,还找什么呀。”叼着根草茎的鬼卒挑着眼角似笑非笑,“人么,见是见到过。几十年前的事儿,对不对?”

“不过早走啦。”

晓星尘也没有多大反应,只是半晌才慢慢地应了声哦,愣了一会儿,眼珠子盯着远方的某一处不动了。

那鬼卒倒像是有些怜悯似的,吐掉草茎道:“哥们儿,别太死心眼。...

生日快乐。

啊啊啊啊仿佛全世界都放假了就只有我还在准备考试😂

所以吾王生贺自然而然地……还在难产中[。
因为考试刚好赶上七月六号[学校cnm听见没cnm]……今年可能没有办法好好给吾王庆生了……
不过之后肯定会补上的就是了![握拳]再怎么样暑假结束前一定能赶出来的![不你。

预期中应该会写三篇。
#1、现世不知道是不是原著paro的paro。成长向无cp,尽量想表现出男神一路走来的过程吧,可能内含大量瞎杜撰的童年兼中二期黑历史……不我是吾王真粉来着!

#2、抓鬼联盟之大夏天借着执行任务的借口买棒冰你真的好棒棒哟[。cp方王(大概?)也不排除方神只存在于回忆杀的可能[。微草小朋友们实力抢镜-ing

#3...

酒一杯,冀刘皓莫忘初心回头是岸

酒两杯,盼陶轩释怀过往殊途同归

酒三杯,念雪峰坚守后方笑看风云

酒四杯,叹沐秋星芒陨落梦终成空

酒五杯,感沐橙继承遗志决胜千里

酒六杯,愿孙翔锋芒永现浩气破风

酒七杯,祈邱非任重道远王朝重现

酒八杯,敬叶修十年荣耀再临巅峰

酒九杯,看嘉世起起落落傲然独立

酒十杯,望荣耀光辉永存此生无悔

——敬叶神,敬嘉世,敬荣耀


2017.5.29。

不知不觉这已经是陪你度过的第三个生日了。

遇到你的第三年,喜欢你的第三年,敬佩你的第三年。是是非非的一年,绝望的一年,新生的一年,山重水复疑无路的一年,柳暗花明又一村的一年。

对你而言,是荣耀的一年...

【黄别】二则

我都不知道我到底干了什么。

简直没眼看......

OOC,OOC,OOC.BUG一大堆。

——

其一·架空·兄弟向

飞刀剑:今年过年你还回来吗?

黄少天攥着干毛巾胡乱地擦着湿漉漉的头发,随手点开了从洗澡前就嘀嘀嘀响个没完的QQ。习惯性地忽略了同系一群人群魔乱舞的日常,手指却在沉寂许久的唯一一个特别分组上停滞。

刘小别。

夜雨声烦:看情况吧,大概不回来了。今年外公身体真的不太好。

他点了发送键,放下手机继续擦头发的大业。本以为小朋友早已下线,却仅仅在几秒过后就听见了清脆的叮咚一声。

飞刀剑:不回来最好。你要是不在红包我都能多拿几百。

飞刀剑:[...

【刀】生日快乐。

[生日愿望……真的会实现吗?]

[……会的,一定会的。……宝宝那么乖,想要什么都会有的。]

小孩子的脸上骤然绽开明灿的笑意,十分欢喜似的,珍重地点了点头。张桐把他抱到椅子上,孩童的个子还太矮,甚至够不到桌上的蛋糕。

他吹灭了短短的五根蜡烛,闭上眼认认真真地许了愿。再睁开眼时,黑白分明的漂亮瞳子中已敛去了纯粹炽烈的光芒,仿佛冬日浅阳下的一泓潭水,澄澈透明,却又透出无端的怅然与孤独。

[宝宝许了什么愿呀?]

小孩子昂起头:[如果说出来了,愿望会不灵的呀。]

他说得那样认真,小心翼翼,仿佛守护着一个美好而易碎的梦。

女人面容上温婉的笑容微微闪动。她在某个瞬间似乎想伸手揉一揉小孩子柔软的...

【全职·微草】人人都爱袁柏清[50~65]

【前情提要】

[43~49]

【碎碎念】

我是不会弃坑的!目标2030年之前填完所有的坑!!!

——

50、

平心而论,袁柏清的声音挺好听的,清亮干净,比同龄男孩子要柔软一些,虽说常被一帮损友吐槽“你到底有没有变过声”,但不可置疑地……单单他这干干净净少年音就吸引了一大群无知小姑娘星星眼犯花痴,于是让他极为不解的一件事就是为何自己长到十七岁都还没有女朋友。

“明明喜欢小爷的人满大街都是好不好!”某次七期聚会上他“哐当”一声把饮料瓶磕在桌子上,大言不惭,“不是我有意针对谁,我只是想说,在座的各位,都是辣鸡。”

他保持着一个(自以为)极为帅气的pose,等待着大家的掌声。

刘小别...

【就黑张佳乐】记一个美好的春节

含微量双花。

最近重温萨摩太太的一系列文章,所以那啥文风有可能被带过去了......向萨摩太太致敬!

——

1.

平心而论,张佳乐不喜欢过年。

虽然说吧,可以拿红包

虽然说吧,可以名正言顺地吃吃吃

但是今年,他毅然决然地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奔向了百花和职业联赛的怀抱

年三十晚上他笑容灿烂地伸手去接红包的时候,他妈妈大手一挥

“诶你们千万别客气,乐乐今年工作也工作了成年也早成年了,红包这种哄小孩儿的玩意我们乐乐才不要呢,对不对?”

然后张佳乐就带着一脸灿烂的笑容痛不欲生地僵在了那里。

对不对。

对不对。

对个pi啊。

2.
但是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

张佳乐很没出息地选择...

新年快乐!!

233333感觉自从上了初三我的生活就是大写的小别离。
以及千万不能惹金光瑶,想想的那种都不行。会倒霉。嗯。

[阴阳师][双晴明]寻常说

cp晴明/黑晴明

小短打,现代设定,一个小甜饼而已。

——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晴明无奈地在那人泛红的伤处上轻轻涂抹着药膏,看到对方因疼痛而控制不住地一颤锁紧眉头时声音里心疼意味更甚,近乎是叹息道,“洗个澡也会在浴缸里滑倒……”

“这难道不是你的错么?晴明。”黑晴明保持着双腿搁在晴明膝上的、他自己都不曾意识到有些羞耻的姿势,吊起细长眼角略带嘲讽地扫了眼晴明,从鼻腔中压出轻飘飘的嗤笑。他的腰现在又酸又胀,稍稍一碰就酥麻得紧,这话其中意味自然不言而喻。然而晴明关注点显然不在这里,他只是敏锐地捕捉到了方才黑晴明那声嗤笑下裹杂的绵软鼻音,柔软得仿佛还夹杂了黏腻水汽。于是眸色一暗,伸手轻轻...

[阴阳师][荒天]初遇时

*前方大量私设,慎入。

大概是一系列文,算是正在写的正剧向的番外[然而正文没写多少番外写了一大堆真的大丈夫?]双方性格幼时与原作差异大,尤其是狗子,小时候软软萌萌特别单纯不做作,荒总还好点(?),不喜勿入。

*设定看这里:

荒川之主、大天狗都是类似一种职位,跟“张起灵”的性质差不多,前任死亡后继承人补上,然后他们的职位就变成了名字,原来的名字也无人提及。荒川之主类似于世袭制,大天狗则是选取族内最优秀的孩子担任。

荒总小字西泽,狗子小字一飒。[或者说是原名。][反正不影响以下内容233

——

荒川年幼的少主化作普通孩子的模样在河边百无聊赖地散步。此时正是晴明天气,又难得地少了来自他严...

1 / 6

© 山雨微茫 | Powered by LOFTER